温柔

小温
有人喜欢就好(ㅇㅅㅇ❀)
圈地自萌希望有人跟我一起玩

后续①(sf)

对,就叫后续
ooc严重私设
糖糖糖(应该还没有多甜只是开头)

自从上次人类和怪物的战争结束已经过了很多年了,这次战争为两个种族带来了真正的和平,也带走了他深爱的那个人,Frisk。

值得一提的是,Sans做了以前那个学校的教授,对,教物理的。虽然他也试过按Frisk的意愿当个体育老师,但对于他这种老骨头体育老师运动量还是太大了不是吗?当了两天就直接在课上当众偷懒。校长为了孩子们的未来果断的将他调到了物理组。好吧,可能这里更适合他。

“Hehe,早上好。”把床头的照片拿起来,充满爱意的眼深情的注视着里面的女人。“今天你也是同样美丽,我的小混蛋。”轻轻落下一吻,带着爱和痛苦。

“Sans!!!今天我们学校是开放日!”Papyrus大喊着冲了进来,扑到Sans怀里笑的开心。“哦,是的,兄弟,我记得呢。”他揉揉对方光秃秃的头盖骨。“Sans,你又在想Frisk了吗?”Papyrus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照片“我也很想她,她什么时候才旅行完回来找我们呢?”Sans看着他兄弟单纯天真的样子内心的痛苦似乎更加浓了几分。

“她,给我写过信了,她说她在一个美丽的地方,认识了很多友好的人,她说她想继续加深人类与怪物的友谊要继续她的旅行。可能,明年,或者后年,或者更久吧。你知道的,她一直是这么善良的可爱的小混蛋。”

“哦,好吧,伟大的Papyrus决定原谅她一直不回来了!”Papyrus笑着拉起Sans的手“那Sans,别难过,Frisk在努力我们也不能拖后腿!不能被她知道我们因为想她而伤心哦!要每天开心!”Sans抱住了他天真的小兄弟一言不发。他为了瞒住这个小骷髅编了无数个谎言,也说了个让他自己都期待的谎,他希望Frisk只是没有跟他商量就一个人出去旅行而不是永远的闭上眼。

“Sans,那她有没有跟你说她去了哪里呢?Papyrus想给她写信。”

“她,去了善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那个叫做洛杉矶的地方。”Los Angeles,他失去了他的天使。

“哦,Papyrus也很喜欢那里!有空我们去看看吧”

“Papyrus,好了,你可以先去准备今天刚做的事了。”

Sans看着Papyrus跟其他学生一起玩,默默的拿出手机。
“Grillby,我订的蛋糕你去帮我拿一下吧,我应该是走不开了。”“…好。”

Sans无所事事的瘫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外面是学生和其他老师在举报活动来庆祝开放日,而他只需要负责订蛋糕就可以在办公室里面睡大觉。真是惬意的日子。

“那个,请问厕所怎么走?”“往前走左转就是了。”他懒懒抬头,那一眼却怔住了他。那个,小小的,笑着的短发女生,同样的笑容。他颤抖着起身,急匆匆的走过去甚至差点摔倒。终于,他单膝跪地,抓住女孩的肩膀,说出那个他没有说出口的名字

“Frisk…?”

“Hehe,Sans,你怎么还是以前那副傻样。”

女孩笑着用力抱住了骷髅“我想死你了。”没有听到回应却感觉到了湿润。她听到了那个怪物在哭,哭的很压抑,很…让人心疼。

“诶,你别哭啊!怎么我回来你就这么难过的吗?”手忙脚乱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帕纸给那个她喜欢的怪物擦眼泪。“…Frisk,I love you  forever。”“行啦行啦,那不是我死前你说的话吗,现在说干嘛,真是。”虽然她也很想哭但,她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她不能哭,Sans需要她啊。

“哇,学校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呢。”变小的Frisk兴奋的看来看去,抓着Sans的骨手晃来晃去。“小心点,别摔着了。”这里人太多,Frisk还这么小,万一不见了怎么办,万一丢了我还能找到她吗?这么想着他抱起了Frisk。“诶!放我下来你这个坏骨头!”Frisk红着脸拍了拍他的头。“Nope,这样抱着你我放心。”“Sans!我喊你让我下”微凉的触感,就像曾经他们接吻一样。“…你”“乖,听话。”

“Sans,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就像个恋童癖一样。”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哇(/。\)你变坏了”
“是你乖了。”

当开放日结束后Sans抱着有些力竭的小Frisk回到他的办公司,将她放在桌上打算问些问题。

“你家人在哪里?”
“没有家人,我醒来就是这么小了,大概是决心的力量?”
“那你怎么过来的?”
“在我晃悠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心人,我跟他说了学校的名称就把我送过来了。”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哦,感觉自己棒棒哒!”
“…还是带你去Alphys那里看看吧。”
“诶,别呀,我刚回来你都不想跟我好好聊聊的嘛!”
“我更加担心你的身体,乖。”

“怎么样,她”看见Alphys出来就马上凑了过去。
“健康的很,但貌似不再是人类了。”
“什么?”Sans有些害怕,难道
“在她中弹后,她的决心的力量保护了她的心脏并且想复活她,但由于失血过多所以不能完全修复,于是决心就选择改变她的身体和种族。现在,她就是看起来是人类的怪物,但魔法不知道能不能用,因为我的仪器不能检查出来这个,不过她应该是可以的,毕竟决心。”Alphys耸耸肩,拍了拍那个紧张的骨头示意他别担心。
“谢谢你Alphys。”
“不用谢Sans,当年我也欠Frisk一个人情。”Alphys打算回她的实验室了,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嘿,Sans,在外面注意点,你这样很像个恋童癖你知道猥亵小孩是犯法的。在家也不要做出格的事,她需要成长。”
“滚!我像是会对小孩子出手的怪物吗!怎么着也得养到成年在动手啊喂!!”Sans感觉他的风评要从稳重幽默的骷髅教授变成恋童骷髅了。

无奈叹气,走进房间里看见Frisk还坐在床上,歪着小脑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这真叫人灵魂都柔软了。
“Sans,我还好嘛?”
伸手示意抱起自己
“健康的像个怪物,宝贝。”
顺从的抱起,柔软的小身体带着暖意慢慢温暖了他冰冷的骨头。
“我是个怪物吗现在?”

“放心,我能养活你,Papyrus和Toriel也很想你。”

“不,Sans,我想跟你在一起。”

“那当然,你还想跟谁在一起宝贝,Papyrus吗?”

“Sans!!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他!”

“哈哈。”Sans笑着抱着他的宝贝

“我们不会分开的。”
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轻吻额头代表守护,他会保护他的小天使。
“Sans,我是不是跟你一样不会凉了?”
“似乎是这样的。”
“看来我会跟你在一起很久了,真无趣。”
“我会让你感到开心的宝贝,在你成年之后。”
“哇!我还这么小你就打我的主意了!你果然是恋童癖!”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是我的,不管生前生后。”



嗯,大概就先这么多吧,后续估计也会成为一个单独的小故事,我还是很喜欢幼年福跟衫的日常的。

欢迎提意见ฅ(*ơ ₃ơ)ฅ\"也谢谢你的支持(ㅇㅅㅇ❀)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