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

小温
有人喜欢就好(ㅇㅅㅇ❀)
圈地自萌希望有人跟我一起玩

我退坑了很抱歉

因为很多原因我选择从ut坑离开
不是因为这里不好是个人原因
那些东西我不会删掉就当做留念
圈里的太太们都很照顾我也都很喜欢
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但要说声再见了
关于粉丝我想说因为sf喜欢我的取关可以
你想继续关注当个充数的也可以我不介意
还是一如既往欢迎来勾搭我但不要随便日我lof了


退坑再见,有缘再见< ( ̄︶ ̄)>

落跑的新娘(番外之frisk接触了游戏)

私设有
ut sf向慎入
开心点个小蓝手或者小红心我会开心很久der

sans作为一个管家日理万机,有时甚至彻夜不归。而他的小兄弟papyrus成功当选恶魔护卫队的后备成员也一直在忙着训练。所以我们可爱的frisk小可爱就被冷落了,每天基本上是这样的:

睁开眼,习惯性的看向床头柜上她和骨头兄弟的合照,上面贴着两张标签。打个哈欠顺便伸懒腰,将标签撕下来

“宝贝今天我要去8区处理事情,早饭papyrus已经做好了,午饭自己解决啦,回来给你带礼物~  sans留”还有“NEY HEY HEY HEY,伟大的papyrus去参加训练了,早饭在餐桌上记得吃!  papyrus留”

果然嘛,骨头兄弟每天都很忙,虽然她很感激他们把她照顾的白白胖胖,但每天都只剩下自己一个待在空荡的房子里还是让人难过的。

在解决掉意大利面和令人厌恶小番茄之后,frisk就开始了她荒废人生的旅程。一会儿看电视上MTT的电视剧一会到院子里看看小花,听他抱怨自己被迫来保护她还有未来一定要向恶魔复仇之类的。大多数时间还是宅在书房里看sans为她准备的儿童书籍。为什么是儿童书籍?虽然她已经是个标准的少女了,但对于魔法这种东西还是很难理解仍需要儿童级别的来帮助她,况且骨头兄弟这么宠她基本上她不需要动或者用魔法来保护自己。

最终,在某一天晚上,sans提前回家看到了自家青春少女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上,金色的眼眸都失去了平日的光芒般黯淡。他明白,frisk已经是个大女孩了,应该放她出去结交新朋友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但为了安全着想以及一些个人情感,他不愿意让frisk出去。可看她可怜的小眼神和那瘪下去的小嘴你就会感觉自己犯了大罪灵魂颤抖,恨不得向上帝忏悔。

所以,他接受了papyrus的介意,给frisk买一个智能手机。之前因为家里有座机就没有给她买,现在应该让她从网络接触世界了。

frisk在拿到手机后那惊讶喜悦的眼神经常在sans梦里出现,他默默的去Alphys那边清理了所有关于黄赌毒的网站。办事效率之高让Alphys惊叹于爱的伟大。

确实,frisk有了手机后笑容变多了,朋友也多了起来(以前就只有小花一个)每天都笑嘻嘻的给他来一个晚安吻。他开始觉得这是件好事了,直到frisk接触了某款游戏。

每天,他可爱的小天使就在游戏中度过。每次喊他的称呼都变了,以前是“sansy”现在是“馒头精”或者是“审判者”。甚至有些中二,对着小花喊暗黑死亡炫彩旋律摇滚中二小王子。他有点担心。

在节日里,他终于轮到休息日了。对于一个懒骨头来说最好的过节方式就是美美的睡上一觉,况且他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

他跟周公大人你一口酒我一口番茄酱的过往中,周公的脸突然变成了小犬汪。他开心的叫着,脖子不断变长。sans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冷静的吸番茄酱。周公的身体急剧变化变成了猛男的身形,并且在不断的对他挤胳膊展示肌肉。哦,眼睛有点疼。之后周公的变化越来越多直到他变成了papyrus,sans醒了。他看到papyrus时甚至产生了错觉,他还在梦里。

最终,他找到了罪魁祸首,frisk。她开心的玩着游戏,一边喊着,一边在沙发上闹腾。他揉揉眉心,走过去,拍拍frisk的肩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抽走她的手机一只手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摁住frisk的头。frisk试图挣扎但失败了,可她依然充满了决心。她开始试图向sans撒娇,就像平时那样期待的看着sans轻轻拉着他的袖口左右摇晃用最甜的声音说道“sansy~我知道你最喜欢我了~求求你啦~frisk下次不会啦~”但sans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眼波攻击并且屏蔽她的话语,毕竟养了这么多年总归习惯了。

sans用魔法将手机瞬移到他的卧室里后松开手,一把把frisk抱起放在他的膝盖上,对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轻轻的啄了一下。满意的看到frisk愣住,小脸迅速涨红,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震惊和羞怯。“乖,别闹了好嘛,我需要安静的休息。”sans松开让她起身,却不想被frisk用双臂被困在沙发和她之间。她红着脸,埋在他胸口闷闷地说“可以再亲我一下嘛,就一下嘛~”“…好吧,宝贝,如果这是你期待的话。”

最后sans同意了让frisk出去,前提是自己或papyrus陪着她。总体上,frisk过得还是很开心。

emmm,你们喜欢就好了

落跑的新娘(1)

sf向
私设
跟原作没多大关系所以别说我写的不像原著
同人作品喜欢点个小蓝手
对我又开坑了虽然前面两个坑完全没填

这是恶魔世界,跟人类世界没有多大区别,除了长相奇怪和充满魔法以外,没有多大区别。

根据传说,在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当月亮与太阳交汇,星星闪耀时,会有一个女婴的降临带来雨水滋润万物。她拥有比太阳还闪耀的眸子,比蜂蜜还甜美的声音,比宝石还珍贵美丽品质。据说,如果恶魔找到了她,并跟她结合,会成为一切世界的统治者。

恶魔知道这个传说并且相信这是真的,一直在派手下寻找这个女婴,寻找那个可以统治世界的机会,其实他并没有多大的几率来统治世界,只是反派,总归有他必要的理由来完成这个目标。

无数的手下在各个世界消失,最终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女婴。虽然她才2岁多,但恶魔不认为在等16年有多久因为他用来寻找她的时间就大概要十几个16年了。但,如何把一个女婴安全的养到18岁对一个恶魔来说还是太艰难了,他宁愿选择去跟天神作战也不想浪费大把时间来照顾一个爱哭爱闹的小婴儿。

他挑剔的目光在他忠诚的手下间徘徊,Asriel?那个被他从别的世界误抓回来的小王子,哦,他才15岁不行。chara?emmm,看着她充满善意的眼神和夸张的笑容恶魔就很清楚不行,除非他不想统治世界。Undyne?最近貌似跟一个龙女打得火热应该不会乖乖的照顾。

选谁呢?恶魔开始纠结,他看着坐在他宝座上睡着的女孩头一次感觉到了生活的艰难。突然,他看到了角落里的骷髅,叫做sans的骷髅,是他的管家貌似。但他基本上没怎么回过家所以可以说他是个不做事却拿工资的手下。这可不妙,虽然他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可不代表他可以养闲人。

“sans,这个孩子交给你,把她安全带到18岁那天。”骷髅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责任会落在自己头上,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从阴影里走出来,单膝跪在恶魔面前表达他的忠诚,但这不代表他会满意于这份工作。“恶魔大人,我是您的管家,不是带孩子的保姆。”况且这个世界这么危险,这个熊孩子一看就很难养。

“怎么,你在对我的命令不满吗?”恶魔手中闪耀着魔法的光芒,威严笼罩在城堡的大厅里,强烈的威压让手下们不同程度的弯下脊背,而骷髅却依然笔挺不屈。

“…遵命,恶魔大人。”骷髅低下了头,他不能与恶魔抗衡,至少现在不能。他再次抬头,带着似乎是讨好的笑容“那么,大人,能给我点钱吗?最近城堡开销有点大。”“…你买了什么?”“大人您的自画像忘了吗?您可是一口气让6个画手每个人画5幅可以显示您神威的画,用料不限。”骷髅眼中带着隐藏的讽刺,这个有些傲慢的统治者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做的傻事。恶魔有些尴尬,但他的手下还看着,似乎那个骷髅还在讽刺他。

“…带着画师们去库房取吧。”他感觉他的小金库似乎要严重缩水了,但没关系,他想要多少钱都可以不是吗。

“小家伙,以后你就跟我生活了,希望我可以把你照顾的很好,但愿你不要跟我的弟弟一样。”他跟女孩面对面坐着,女孩喝着奶制品看着他不太明白。她放下奶瓶,扑进sans的怀里笑着。似乎,她很喜欢这个冰凉的老骷髅。“好吧,你这个爱撒娇的小家伙,papyrus应该会喜欢你的。”sans抱着她,看着她金色的眼瞳就像,太阳一样,璀璨。像他梦里常出现的场景,他沐浴着阳光,跟一个完全看不清人或者怪物在一起,愉快的过着生活。

在骷髅家你能希望得到什么多余的关爱吗?当然可以,因为除了骷髅sans还有一个更加年轻的骷髅,papyrus。他比sans更爱小孩子,但,技术没有那么纯熟。

“嘿,sans,这个孩子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吗?”papyrus看着穿着小裙子扎着丸子头的小女孩,看着她带着笑扑进自己怀里。哦,老天,这个柔软的小东西已经得到了他的芳心。“是的,我可爱的小兄弟,看来我的管家生涯终于赢来了第一个顾客。”sans把女孩从papyrus身上揪下来,带着一点他兄弟上衣的残片。“她很喜欢我。”papyrus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只是关注于她可爱的小脸和柔软的触感。“嘿,我突然想到她还没有名字。”sans捏捏她的小脸,听到了她不满的叫声。“就叫你,frisk吧。”“哇哦,sans,那可是个好名字。”

“没错,兄弟。”

落跑的新娘(结局一)

一个美丽的少女,在一个阴天中她从远方跑进村庄里,她穿着华丽繁复的洁白婚纱,脚步沉重。也许是她的衣服过于华丽,也许是她那亮晶晶又贵的首饰,也许,是她本身。

她靠在一棵树下,大口喘息着,她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十分迅速。很快,她看到自己的皮肤在变成黄褐色,褶皱,她的身体器官也在迅速老化。她开始猛烈的咳嗽,呼吸变慢,果然,弑杀魔鬼的结果,弑杀者迅速老去,直至消亡。

原本,她并不打算这么做,毕竟,她从小就被恶魔养在身边当做未来的妻子让他未来的力量更加强大。但,她遇到了那个骷髅,那个爱说冷笑话并且一直保护她的骷髅sans。他让她看到了人世间的美好,看到了恶魔所做的一切,她明白了所有。恶魔,应当从世间消失。但,那个骷髅应当更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替她看更多的风景,跟他弟弟一起旅游。

“哈,sans,你说的没错。”她的声音沙哑到了极点,虚弱。“世界,真的…很…美。”她嘴角带着笑意,闪耀着光芒的金瞳里倒映着远处的风景,和平,安逸。

骷髅从废墟中醒来,原来他并没有死。至少,这点伤不至于死。虽然他失去了三根肋骨和半截头盖骨,但消灭了恶魔,这一切都很值得。他环顾废墟,他的兄弟应该还在他安排的那里好好待着。那么,frisk呢?那个金瞳的,活泼的,可爱的少女。她可是他昏暗的日子里耀眼的太阳,拯救了他。哦,对,刚刚那场战斗,他还记得。

他召唤出无数的骨刺和巨大的龙骨炮消灭掉殿堂门口的小兵,以及跟恶魔的手下纠缠。他一边打架一边呼唤着他的朋友,Undyne,那个好战的人鱼战士。她替代他与敌人对战,而他趁机进入婚礼现场。他看见那个少女,美极了,就像维纳斯一样美丽。他还看见她拿着唯一可以伤害恶魔的东西,带着露水的槐树枝。她把它的顶部削的很尖,双手握住狠狠地刺向恶魔,不出所料,被恶魔一把夺下。他挥手召唤出几十个骨头飞向恶魔,他清楚这些不能伤害恶魔一丝一毫却可以让少女远离那个可怕的家伙。

少女跌跌撞撞的向他跑来,他用力抱住她。他亲吻她的额头对她说“frisk,别怕,恶魔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他大势已去。”他感觉到她在他怀里在哭泣,他安慰的抚摸她的后背。而她却被另一股力量吸走,他看着她被恶魔抓住。“呵呵,sans,我曾经的得力助手,怎么,喜欢这个小野猫?”恶魔捏住她的下巴抬起,讽刺的笑那么刺眼。他试图反抗,却被削去肋骨并钉在墙上。恶魔打晕了frisk,看着一切,满意的到殿堂外参加战斗。他用着仅剩的魔力治愈了frisk。他看着她从地上捡起那根树枝,悄悄地走出殿堂。虽然如果这么说,他可能会遭天谴,但他还是要说愿主保佑她能够顺利的消灭恶魔。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巨大的爆炸摧毁了殿堂和他的意识,他昏了过去。昏迷之前,他似乎听到了frisk在说她已经到了外面而且外面真的很美。对啊,外面真的很美。如果可以活下来,他希望可以找到她,带着她和弟弟出去旅游,跟她好好的,在一起。

也许,他找不到她了。爆炸摧毁了一切痕迹,他无法找到关于她的任何东西。也许,她在爆炸前先逃了。

他带着愉快的心情踏上旅途,他认为她一定在某处过着快心的生活,欣赏着以前没见过的美景,等着他来找到她。到时候一定要狠狠地亲她一顿,那个该死的小可爱。

哇,这个故事我好喜欢!我要重头再码!哈哈哈

有没有人喜欢呀嘿嘿嘿

很强!!
哇哈哈哈哈
抱住丞相大人就猛亲一口!

柯希丞(vx):

@没什么好名字想的出来 生日快乐!
给你发小红本儿嘿嘿嘿

生日大更(1)

耶!今天生日!就多写一点!
SF或者FS都有吧
私设巨多慎入!

今天的雪镇又格外平静,没有papyrus的厨房爆炸声也没有可怕而奇怪的声音,只有frisk在Grillby's的念叨声。

她坐在吧台边,大口的喝着Grillby给的特制酒发出了可怕的顿顿声。她旁边坐着一个红眸的少女,她看着frisk这样嘴角抽搐。她试图把酒杯抢下来却被frisk挡住。

“碰!”frisk狠狠地将酒杯摔在吧台上,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哭一样“chara,你知道吗,那个该死的sans竟然以为我是男的!”“……”chara默默地把酒杯拿过来防止她做出更出格的动作。“太伤人心了!我这么可爱的女生竟然以为我是男的!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我都把头发剪短了啊。”(就是因为你把头发剪了才认不出来)chara很想吐槽但看到她搭档这么难过硬生生咽了下去,从Grillby手里接过酒杯递给frisk。

“伙计,难受就多喝点,虽然明天你可能头会很疼很难受”“管他呢!老娘今天就要喝醉!”

“每天,我都记得带一瓶番茄酱给他,还有新袜子因为他会弄丢。”“好好好,不喝了。”chara试图将她抱走但失败了。

“你敢信,作为一个又老又懒的骷髅竟然跟我一起上学,还很多女生喜欢他,没天理,我都没看到男生喜欢我。”(因为喜欢你的男的都被我和sans教训过一遍了)chara决定放弃组织frisk并听她哔哔。

“凭什么那个新来的就能跟他天天在一起,一起玩一起做实验,然后我就看着,就看着!还被误认为是男生!”“好好好,乖乖乖。”chara觉得frisk和sans一样讨厌了,尤其在喝醉方面两人有的一拼。

“呜呜呜,我就应该跟Toriel告状,说那个负心汉偷走了我的小心心还蹂躏它!糟蹋它!呜呜呜,chara你说怎么办啊。”“那就把我的给你好了。”一双冰凉的手抱住frisk,因为喝醉的原因frisk感官迟钝,而chara可清醒的很。看到sans来了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果断跑路,笑话,就在那里当电灯泡吗?她才不要嘞,她要去找巧克力然后找那个毛茸茸的爱害羞的学长。

“嘤嘤嘤,你知道有多少人通过我让我给sans递情书的吗?这太难受了,太羞辱了。”frisk在sans的毛领子上把自己的眼泪鼻涕蹭掉然后抱着他嚎啕大哭。sans表示为什么自家孩子变成这样了有些懵逼。

frisk突然松开sans,摁住他的肩膀一脸决心的说“呜啊,我受不了了,与其看着sans跟别的女人跑了不如我自己退学,我不能看!”“oh,宝贝,冷静,别做傻事,这样Toriel会杀了我的。”“我不!我不想失去他,不能,就算失去我也不能看着失去!”“…所以你还不懂吗?”“…zzzzzzz”

“……哈。”sans看着突然睡过去的frisk哭笑不得,他背起她,慢悠悠的走着。虽然frisk不听话的在晃悠腿,但有他在,他不会让她掉下去的。“宝贝,我知道你是女生。”他转头看着frisk的睡颜“我知道你喜欢我。”

“那个女生,我跟她没关系,研究伙伴而已。”
frisk皱了皱眉,砸吧砸吧嘴貌似有些难受。他笑了,继续走在雪道上,发出咔哧咔哧声。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在乎我,简直就像,在梦里一样。”到了他以前的哨站,他把frisk放在他以前打盹的座位上,看着她睡红的脸笑的有些恍惚。

“就像我想的那样吗,frisk。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互相喜欢。老天,我不是好怪物,不值得你喜欢。”他爱怜的摸着frisk的脸,柔软顺滑,跟怪物的不一样,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满足了他没有血肉一样。frisk嘤咛一声,蹭了蹭他的手。

“但是你喜欢的我的话,那我就不会放手了。”

“你从小就跟我和papy住在一块,我能不知道你性别吗,你这小可爱,我很清楚你啊,你喜欢的和不喜欢的我都很清楚,就像我对番茄酱一样了如指掌。”

雪又开始下了,落在他的身上四周,不融化。“frisk,我是个冰冷的怪物,没有炽热的感情。遇到你,我懂了很多,谢谢你。”他用力抱起frisk,想轻轻亲吻她的额头,他没有嘴唇所以用牙齿轻轻碰了一下。

他尽量不让她感觉到颠簸,背着她走在雪地里。

“…sans。”
“嗯,frisk。”
“嘿嘿,sans,我爱你。”
“我也爱你。”

咩哈哈哈哈
聊的很开心(┌・。・)┌
讨论了一下糖(刀子)的写法
我们还是小可爱请爱护轻喷谢谢(๑•̀.̫•́๑)

柯希丞(vx):

sf向的新au《school time》宣传,等版子到了会重绘,纸稿的上色会之后发出,谢谢大家支持
这是三(bu)好(liang)学(shao)生(nv)frisk!
au的文章内容的话请戳 @没什么好名字想的出来 ,想看的小伙伴关注她吧!

最后,这里是vx,会跟进school time的制作,请求各位同志的关注!!!(ฅ>ω

后续①(sf)

对,就叫后续
ooc严重私设
糖糖糖(应该还没有多甜只是开头)

自从上次人类和怪物的战争结束已经过了很多年了,这次战争为两个种族带来了真正的和平,也带走了他深爱的那个人,Frisk。

值得一提的是,Sans做了以前那个学校的教授,对,教物理的。虽然他也试过按Frisk的意愿当个体育老师,但对于他这种老骨头体育老师运动量还是太大了不是吗?当了两天就直接在课上当众偷懒。校长为了孩子们的未来果断的将他调到了物理组。好吧,可能这里更适合他。

“Hehe,早上好。”把床头的照片拿起来,充满爱意的眼深情的注视着里面的女人。“今天你也是同样美丽,我的小混蛋。”轻轻落下一吻,带着爱和痛苦。

“Sans!!!今天我们学校是开放日!”Papyrus大喊着冲了进来,扑到Sans怀里笑的开心。“哦,是的,兄弟,我记得呢。”他揉揉对方光秃秃的头盖骨。“Sans,你又在想Frisk了吗?”Papyrus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照片“我也很想她,她什么时候才旅行完回来找我们呢?”Sans看着他兄弟单纯天真的样子内心的痛苦似乎更加浓了几分。

“她,给我写过信了,她说她在一个美丽的地方,认识了很多友好的人,她说她想继续加深人类与怪物的友谊要继续她的旅行。可能,明年,或者后年,或者更久吧。你知道的,她一直是这么善良的可爱的小混蛋。”

“哦,好吧,伟大的Papyrus决定原谅她一直不回来了!”Papyrus笑着拉起Sans的手“那Sans,别难过,Frisk在努力我们也不能拖后腿!不能被她知道我们因为想她而伤心哦!要每天开心!”Sans抱住了他天真的小兄弟一言不发。他为了瞒住这个小骷髅编了无数个谎言,也说了个让他自己都期待的谎,他希望Frisk只是没有跟他商量就一个人出去旅行而不是永远的闭上眼。

“Sans,那她有没有跟你说她去了哪里呢?Papyrus想给她写信。”

“她,去了善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那个叫做洛杉矶的地方。”Los Angeles,他失去了他的天使。

“哦,Papyrus也很喜欢那里!有空我们去看看吧”

“Papyrus,好了,你可以先去准备今天刚做的事了。”

Sans看着Papyrus跟其他学生一起玩,默默的拿出手机。
“Grillby,我订的蛋糕你去帮我拿一下吧,我应该是走不开了。”“…好。”

Sans无所事事的瘫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外面是学生和其他老师在举报活动来庆祝开放日,而他只需要负责订蛋糕就可以在办公室里面睡大觉。真是惬意的日子。

“那个,请问厕所怎么走?”“往前走左转就是了。”他懒懒抬头,那一眼却怔住了他。那个,小小的,笑着的短发女生,同样的笑容。他颤抖着起身,急匆匆的走过去甚至差点摔倒。终于,他单膝跪地,抓住女孩的肩膀,说出那个他没有说出口的名字

“Frisk…?”

“Hehe,Sans,你怎么还是以前那副傻样。”

女孩笑着用力抱住了骷髅“我想死你了。”没有听到回应却感觉到了湿润。她听到了那个怪物在哭,哭的很压抑,很…让人心疼。

“诶,你别哭啊!怎么我回来你就这么难过的吗?”手忙脚乱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帕纸给那个她喜欢的怪物擦眼泪。“…Frisk,I love you  forever。”“行啦行啦,那不是我死前你说的话吗,现在说干嘛,真是。”虽然她也很想哭但,她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她不能哭,Sans需要她啊。

“哇,学校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呢。”变小的Frisk兴奋的看来看去,抓着Sans的骨手晃来晃去。“小心点,别摔着了。”这里人太多,Frisk还这么小,万一不见了怎么办,万一丢了我还能找到她吗?这么想着他抱起了Frisk。“诶!放我下来你这个坏骨头!”Frisk红着脸拍了拍他的头。“Nope,这样抱着你我放心。”“Sans!我喊你让我下”微凉的触感,就像曾经他们接吻一样。“…你”“乖,听话。”

“Sans,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就像个恋童癖一样。”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哇(/。\)你变坏了”
“是你乖了。”

当开放日结束后Sans抱着有些力竭的小Frisk回到他的办公司,将她放在桌上打算问些问题。

“你家人在哪里?”
“没有家人,我醒来就是这么小了,大概是决心的力量?”
“那你怎么过来的?”
“在我晃悠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心人,我跟他说了学校的名称就把我送过来了。”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哦,感觉自己棒棒哒!”
“…还是带你去Alphys那里看看吧。”
“诶,别呀,我刚回来你都不想跟我好好聊聊的嘛!”
“我更加担心你的身体,乖。”

“怎么样,她”看见Alphys出来就马上凑了过去。
“健康的很,但貌似不再是人类了。”
“什么?”Sans有些害怕,难道
“在她中弹后,她的决心的力量保护了她的心脏并且想复活她,但由于失血过多所以不能完全修复,于是决心就选择改变她的身体和种族。现在,她就是看起来是人类的怪物,但魔法不知道能不能用,因为我的仪器不能检查出来这个,不过她应该是可以的,毕竟决心。”Alphys耸耸肩,拍了拍那个紧张的骨头示意他别担心。
“谢谢你Alphys。”
“不用谢Sans,当年我也欠Frisk一个人情。”Alphys打算回她的实验室了,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嘿,Sans,在外面注意点,你这样很像个恋童癖你知道猥亵小孩是犯法的。在家也不要做出格的事,她需要成长。”
“滚!我像是会对小孩子出手的怪物吗!怎么着也得养到成年在动手啊喂!!”Sans感觉他的风评要从稳重幽默的骷髅教授变成恋童骷髅了。

无奈叹气,走进房间里看见Frisk还坐在床上,歪着小脑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这真叫人灵魂都柔软了。
“Sans,我还好嘛?”
伸手示意抱起自己
“健康的像个怪物,宝贝。”
顺从的抱起,柔软的小身体带着暖意慢慢温暖了他冰冷的骨头。
“我是个怪物吗现在?”

“放心,我能养活你,Papyrus和Toriel也很想你。”

“不,Sans,我想跟你在一起。”

“那当然,你还想跟谁在一起宝贝,Papyrus吗?”

“Sans!!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他!”

“哈哈。”Sans笑着抱着他的宝贝

“我们不会分开的。”
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轻吻额头代表守护,他会保护他的小天使。
“Sans,我是不是跟你一样不会凉了?”
“似乎是这样的。”
“看来我会跟你在一起很久了,真无趣。”
“我会让你感到开心的宝贝,在你成年之后。”
“哇!我还这么小你就打我的主意了!你果然是恋童癖!”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是我的,不管生前生后。”



嗯,大概就先这么多吧,后续估计也会成为一个单独的小故事,我还是很喜欢幼年福跟衫的日常的。

欢迎提意见ฅ(*ơ ₃ơ)ฅ\"也谢谢你的支持(ㅇㅅㅇ❀)

随随便便想的(sf)

一个人在商场乱逛的突发奇想
ooc很抱歉
有私设
希望你看的开心那样我也高兴ฅ՞•ﻌ•՞ฅ
真不怎么虐不怎么虐不怎么虐ฅ՞•ﻌ•՞ฅ

“哈哈,你们快看这个怪物!像个狗一样在地上喘气!”
那个少年大笑着,看着被自己打到在地上的骷髅怪很满意,张扬的喊着似乎能满足自己奇怪的欲望。
“Frank,他有审判眼,别打他了。”
另一个看起来文弱的男生拉着他,但被挣脱开。也许是他太弱,也许他本来就是担心朋友被罚但内心也期待怪物被打。

“呵呵,Jane,你怕什么。怪物们可是签订了和平条约,在公共场所不使用魔法,尤其是这种人和怪物混杂的学校,他不敢的。”
Frank笑着,拉起地上的骷髅怪物“嘿,你是叫sans对吧?”
怪物黑色的眼眶中凝聚出白色的魔法瞳孔,用力握紧骨手“…是。”不能反抗…

“记住了,以后见我一次跪一次!”“Frank!”
…不能反抗
sans沉默着,他感觉到无比的愤怒,这个叫做Frank的人类一直欺凌他,那个叫Jane的似乎是个好人,但其实也经常欺负弱小的怪物…这群人渣…不…不能反抗…不然Papyrus会被…算了,忍一忍

“好”
“好个屁啊!”温柔的女声从背后传来,一双纤细洁白的手将sans从Frank手里抢了过来,充满温暖的怀抱让sans有些愣神。

“frisk,你干什么?”frank有些害怕,这个女生不好惹,后台硬的很,但他不能平白无故的就认输。

“呵,frank,我就知道你又在欺负怪物了,怎么会有像你这种人渣!”frisk将sans护在身后,一双黑眸狠狠地瞪向frank。

“…frisk,我看在同学的份上不打你,你让开就好了。”frank有些生气。
“frank,别,她是frisk啊。”
“Jane你闭嘴,我说了算。”
frank推开Jane,试图用身高优势威慑frisk。

“呵,要动手是吗?”少女将短发别在耳后,微笑道

“看来你是忘了是谁把你揍得喊爸爸了,我有必要教你重新喊一次了!”

frank有些害怕,这个女生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以前是不良学生的头头,打架就像不要命一样,把人往死里锤,就算自己被打回击也是毫不停顿,而且她最出名的是灵活和巧劲。

“…算了,Jane我们走。”

“…你还好吗?”少女看向背后那个沉默寡言的骷髅,却发现他已经走到旁边的树下捡起自己的衣服。“嘿,我可是刚刚帮了你的哦,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frisk笑着整理了一下衣服。sans穿上外套冷冷回复“…谢谢你,不知名的人类女士。”起身正欲走开却被frisk一把按在树上

“Heyhey,没经过我的允许怎么可以走?”她靠近他,嫣红的唇靠在他嘴前呼气“你是叫sans对吧,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放心,没人敢欺负你了。”

“……”

少女楞楞的看着自己被怪物一把推开,看着他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的对着她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又能怎么样,这样的欺凌整个学校到处都会有,怪物和人是不平等的,你不能改变什么。今天你帮了我但谁又能保证以后?所以不用了小姐。”

少女看着骷髅穿着沾满灰尘的外套脊背挺得笔直离开。撇撇嘴,什么嘛,真不是个好玩的人。不过,他说的欺凌到处都有,是吗?少女认真回想以前自己的所见所闻,貌似都是和平愉快的,看不惯就把对方揍一顿,老师也不管她因为她学习好…算了,看看。

于是整个学校下午就不见少女的身影,只有在暗处悄悄移动的影子。骷髅注意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并没有说什么,真是个,执着的人。他的嘴角带着一模微不可见的弧度。

她看到了平时不一样的景象,对她笑着的同学同样笑着对怪物,不过对待方式十分残忍,就像虐待敌人一样,文弱的女生也对怪物说着伤人的话…

她不敢相信,平时她看到的都是假象吗?人与怪物就不能和平相处吗?怪物为什么要被如此对待?这个学校里,她难道不能做些什么?哦,对,她可以做些事情改变一下情况。笑容重新回到了少女的脸上,自信的将短发别在耳后,她有自信能够做好一切,因为她有决心。

对,就是(假)恶棍frisk和憋屈sans
大概就是怪物和人类签了和亲协约,但人类不满还是在暗处针对欺凌怪物,但明面上都是和和睦睦的。frisk想帮助怪物和人类和平相处什么的,然后sans就成了第一个,以后越来越多,然后两人情合意投在一起什么的,后续就是frisk凉了之后转世去那个学校遇到跟当年frisk学坏了的老师sans,然后被认出来sans各种调戏小白“报复”回来吧
总之不会很虐ฅ՞•ﻌ•՞ฅ